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73466a.com > 正文

抗艾滋病药能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宾大教授:

更新时间:2020-01-26

  1月23日,此前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表示,自己已经退烧,在主治医生的建议下,他服用了抗艾滋病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并表示:这种药物就他的个例来说是有效的,但目前还不清楚对其他病患是否有效,需要后续观察。

  王广发所说的“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此前出现在国家卫健委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中(以下简称《诊疗方案》)。

  1月2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在《诊疗方案》中明确表示,对肺炎的抗病毒治疗方式为:“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每次2粒,一日二次”。《诊疗方案》同时表明:目前尚无有效抗病毒药物。

  1月25日,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病理及实验医药系研究副教授张洪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诊疗方案》推荐使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对新型肺炎进行抗病毒治疗,“是合理的但也是冒险的”。

  张洪涛向时代周报记者进一步解释说,目前,这一治疗方案尚没有完整数据确证有效,但是相对来说,“当前又有一些临床证据证明了该药物的有效性。如果非要等一个很严谨的结论出来,很可能来不及。就当前的情况来说,使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仍然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武汉协和医院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在回复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是有用的,但很难买到”。

  1月24日,作为上海市定点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机构之一,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从第一个患者开始,就使用了这一类抗艾滋病的药物,从目前来看,还是有一定的效果,但是还需要更多的临床观察。”

  卢洪洲所说的“这一类抗艾滋病的药物”,正是洛匹那韦(lopina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这是两种药,同时,市面上也有这两种药组成的复方制剂:“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口服溶液”——俗称“克力芝”。

  张洪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明确:“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是治疗艾滋病的药。采访中,张洪涛进一步解释说:洛匹那韦是一种蛋白酶抑制剂,可与HIV蛋白酶催化部位结合,干扰病毒的装配过程,因此作为抗病毒药使用。“利托那韦也是一个HIV蛋白酶抑制剂,低剂量的利托那韦还可以通过抑制肝脏代谢、从而提高洛匹那韦的血药浓度。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洛匹那韦通常和小剂量的利托那韦联合使用,用来治疗HIV感染。”

  张洪涛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说,新型冠状病毒与HIV一样,都属于RNA病毒,而RNA是核酸链,需要有蛋白外壳才能生存,生成蛋白外壳需要利用宿主细胞,进行翻译机制制造蛋白外壳,如此病毒才能组装出自己的结构。

  担心一系列学术专有名词的理解门槛太高,张洪涛又特意举例说:这相当于搭积木,积木厂商在生产同一个部件时,为了追求高效,通常是生产出一大整块积木,然后用铡刀将积木切成小块,不同的小块组装在一起,就可以拼成一个玩具了。冠状病毒也一样,为了追求高效,批量生产蛋白,再根据氨基酸序列来切蛋白,切蛋白的铡刀就是蛋白酶,“而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则是蛋白酶抑制剂,相当于把铡刀卡住,让铡刀切不下来,这样病毒就没有合适的蛋白去组装蛋白外壳了,病毒也就无法生存了”。

  张洪涛强调,HIV的蛋白酶和冠状病毒的蛋白酶有一个地方很类似,所以两者的抑制剂是共用的,但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本身不是为冠状病毒所设计的,所以效果不是特别理想,“但可以凑合用,延缓了病毒感染的过程。”张洪涛同时解释说,千万不要小看这个“延缓”:病毒进入人体后,双方是一个交战的过程,如果敌人强一分,人体可能就输掉了,但如果敌人弱一点的话,也许人体就控制住了。

  2003年SARS爆发时期,它曾出现于临床试验中。当时,41名香港“非典”患者接受了三个星期的治疗,治疗方案正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利巴韦林。

  试验结果发现,经过治疗后,患者死亡率只有2.4%。而研究者所在的香港医院,常规治疗过111个非典患者,死亡率为28.8%——如果按照常规治疗(服用利巴韦林),41个患者中大约有12人会死亡,但使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利巴韦林后,只有1人死亡。

  张洪涛说,由于上述临床治疗没有严格设置试验组和对照组,因此并不正规,且没有得出最佳使用剂量,“同时,由于‘非典’临近消失,也就没有更进一步的试验”。

  但此后研究并未停止。张洪涛介绍,后来国际上也进行了其他的临床试验,事业单位考试写作范文:牢筑文化自信 彰显中华,研究“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联合beta干扰素是否可用来治疗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但是目前还没有出研究结果”。

  1月25日傍晚,湖南省某市人民医院(该次疫情的定点收治医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说,目前医院收治了3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但医院没有“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只有售价130块左右的奥司他韦抗病毒药。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国家药品审评中心网站发现,手机报码,目前,国内尚无“洛匹那韦”的生产批文;拥有“利托那韦”进口批文的是跨国药企艾伯维,国产药企则有2家,分别是上海迪赛诺化学制药有限公司、万全万特制药(厦门)有限公司。

  至于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克力芝),目前只有艾伯维拥有进口批文,没有国产仿制药。“这个是抗HIV病毒的老药了,2016年专利过期,降价进了医保,现在是国家免费治疗艾滋病的常用药。”某位医药界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说。

  “如果对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的需求突然爆发,不一定能供得上。”张洪涛表示。

  1月24日,艾伯维通过官方微信公号表示,将捐赠价值千万的抗病毒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克力芝),帮助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

  1月25日,钟南山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表示,目前,已有几种药物准备用于临床治疗,“已经确认是安全的,但具体疗效还需进一步观察”。此前一天,《柳叶刀》在线 新型冠状病毒研究的论文称,目前,尚无特异性抗冠状病毒药物或疫苗被证实对人类有效。(时代周报记者王霞对此文亦有贡献)